阅读>阅·周刊>详情
阅·周刊122

“猩球”系列电影第3部《猩球崛起:终极之战》正在热映,它被称作“终极之战”,“战争”的重点从武力走向了心灵:那些我们人类之所以称自己为人的宝贵特质——善良、信任、同理心,还能否定义和救赎人类?

《猩球崛起》为我们做了这样一个大胆的假设:科学家拿猿类做基因药物实验,结果意外培养出一只智力强化版的黑猩猩。这只强化版的黑猩猩后来被击毙,但是死前生下一只幼崽,并将强化版的基因传给了这只幼崽。幼崽后来被科学家收留,取名凯撒。凯撒不仅能与人类交流,还会独立思考,后来因一次意外伤人事件被隔离了起来,遭到托管人员的欺凌。不过,凯撒凭借着“超人的智慧”,将其他被收监的猿类——包括猩猩、大猩猩、红毛猩猩、倭黑猩猩等——组织起来,最终向人类发起了“独立战争”。

电影中一次次展现人类的自大和残酷,对猩族(其它物种,其它生命)的侵略和伤害,作为对人类中心主义的警醒,电影一再说明了它的隐喻:如果人继续如此暴烈残酷,我们终将成为自身的陪葬。人之所以为人的本质是什么?如何去保护和传承这种本质?整部“猩球”大战,我们以为看的是“猩球”,实际上它讲述的全部是关于人性的故事。

《猩球崛起》三部曲,描述了凯撒从寻找认同(成长),到巩固统治(成熟),再到引领猿族开启和平史的过程(升华与结束)。第1部的金门大桥之战印象深刻,让人第一次觉得一只长了毛的猩猩骑着马也能这么像个王子。第2部的结尾,已然是成熟政治家的凯撒颇有洞见地告诉人类“战争已经开始”。对于第3部,观众原本希望看到一个史诗般的结尾,能像《指环王》《黑暗骑士》那般,来一场金戈铁甲的人猿对峙。

但很显然,电影只在一开头有一场战役,双方都损失惨重。全片用细腻的音效,缓慢的节奏呈现出了猿族和人类各自因战争陷入的被动、萧条甚至无望的“战后”图景。“终极之战”因缺乏大战的画面,似乎成了这个系列当中最让人失望的一部。

问题在于,肉搏战争是人猿系列的电影想要表达的主题么?和平的甜蜜,必须在一场扫尽了一切敌人的大战之后才能获得么?

导演马特·里夫斯非常巧妙地在这部电影中埋下了多处“彩蛋”,以与《人猿星球》系列形成呼应,完成电影里叙事时间的“缝合”。譬如,留在猿族身边的人类小女孩叫诺娃,《人猿星球》系列重要的成年人类女性之一也叫诺娃;诺娃手中的洋娃娃是携带让人类历史消亡的病毒媒介,《人猿》中解读人类历史消亡的重要证据也是个洋娃娃;对人类一直能有仁慈心的凯撒,他的唯一后代叫科尼利厄斯,而《人猿》中唯一对人类具有怜悯心的夫妇也就是科尼利厄斯夫妇;等等。《猩球崛起》的事件在时间顺序上其实发生在《人猿星球》之前,是后者的前传。

《人猿》系列中,给人印象深刻的是人类曾经创造了天堂般的生活空间,最后成为废墟——深埋在沙堆里残破的自由女神像。穿越时空的人类飞行员泰勒,已对20世纪的人类倍感失望,“万物之主的人类,派我进太空的矛盾生物……自相残杀,让邻人的孩子受饿”。片末当泰勒知道人类文明毁灭的事实之后,捶地呐喊:“你们这些疯子,你们破坏了一切!”

很明显,《人猿》系列想要表达的是,人类无节制的杀戮和战争最终毁灭会毁灭人自己。《猩球》系列一直在呼应《人猿》系列的主题。凯撒建立的猿族家园,每个成员从小就要学会不是如何竞争和战斗,而是3条绝对法则:“不自相残杀”、“相互团结才能强大”、“知识就是力量”。

最终,人和猿的大战胜负取决于自然,而不是通过简单的一方“打败”一方来表现。这更显高级,也更具说服力。毕竟,胜负自有天命,而人与猿在自然中地位的更迭,仅由战争的结果也并不能真正说明什么。导演和编剧显然意识到,主宰地位的转移,其根本在于物种优越性的转移。这也是这一部即便拍摄成本更大,也没有被“场面更大”“格局更大”的定律捆绑的原因,真正的地位更迭,早在凯撒和Colonel最后那场戏就一锤定音了。有关人类优越性的失去与猿族优越性的养成,一场连对白都没有的文戏就足以表达了。

那个因为患病而机能退化的失语女孩,虽然最后活下来了,但她往后的生活显然已经完全脱离了人类群体。在下水道里,当她用手语问起大猩猩自己“是人还是猿”时,猩猩给出了一个美妙的、高于两者的回答:“你是新星(Nova)。”


这就是一部反人类的电影。仍然秉持着50年前《人猿星球》的那份否定。只是这一次,否定得并不绝望。


鸿蒙仙猿
猿入洪荒
重降巨猿
战争:从类人猿到机器人,文明的冲突和演变
分享到:
(微信分享仅支持安卓手机的UC、QQ浏览器)

共1位用户发表了评论,进入查看>>

北京用户 2017-09-22

人性的表面是漂亮善良;在最背后最黑暗的往往才是大多数人的真相

回到顶部

你所在位置:首页->阅读

[炫彩版-触屏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