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阅·周刊>详情
阅·周刊99

作为华语电影三大奖之一的香港金像奖,在4月9日落下帷幕。这届的金像奖的得主似乎跟其他华语电影节不太一样,流量担当的小花和小生都没有得奖。拿奖的演员看起来不是那么有流量:

对于年轻的观众来说,这几个名字甚至有点陌生,有人说金像奖已经老龄化,虽然奖项的颁发已许久未见一等一高手狭路相逢,但是已经从这一届的金像奖看到了香港电影的一道新的光芒。

这道新光芒要先从最佳女主角惠英红和最佳女配角金燕玲说起。颁给这两位阿姨级的演员,许多人质疑香港金像奖已经太过老龄化。但是了解过惠英红和金燕玲背后的故事的人,都会感叹这两个人的人生经历就是一部电影啊,她们身上这么多的故事,才成就了非凡的表演才能

惠英红已经是第三次拿到金像奖的影后桂冠了,按说这种老戏骨应该见惯了大场面,能够很好的把控好自己的情绪。但是在章子怡宣布惠英红获得最佳女演员时,57岁的“红姐”情绪还是很激动,还不小心在楼梯上摔倒。在发表获奖感言时,她回忆起母亲,泣不成声,现场很多嘉宾也被感动到流泪。虽然已经第三次获得金像奖最佳女主角,但这部获奖电影对她来讲的确很不一样。在《幸运是我》中,她饰演一个有认知障碍(阿兹海默)的老人。而惠英红的母亲,也是这样的患者。惠英红拿着奖杯看哭着说:“已经一、二十年,她(指自己妈妈)无法自己吃饭,我希望有更多人关注这个议题。我有时会怪我自己没有多陪妈妈,我的妈妈刚离开几个月……第一次得奖时我爸爸去世;这次得奖我妈妈去世……我想跟我妈妈说,妈妈,我没有丢你的脸!我好希望我妈妈对我说,我以你为荣……”

有人说,惠英红的故事用100个字就能概括:满洲正黄旗人,3岁上街要饭,4岁在红灯区打混,12岁进夜总会当舞女;17岁拍电影,22岁晋升影后,33岁曾过气到无人问津,40岁吞下三十粒安眠药自杀被救。44岁重新振作,50岁再拿金像影后;哥哥惨死家中,母亲老年痴呆去世,她57岁至今未婚和妹妹相依为命…所谓戏如人生,人生如戏,不过如此。但100个字是惠英红故事的梗概,并非是她故事的全部内核。

在经历了年少的落魄,以及少女时代就勇夺影后的桂冠之后,惠英红的人生似乎并没有就此一帆风顺,90年代之后打戏不再受欢迎,迎来了文艺片的春天。为了生活,惠英红被迫转型,但是却患上了抑郁症,自杀被救以后,后悔的惠英红开始积极接受治疗,吃了九个多月的药,重新思考生活的逻辑。在治疗期间,惠英红也拉下了尊严,尝试给导演之类的打电话问有没戏拍,接戏不再局限于咖位,反而什么类型的角色都敢尝试,有女主有女配,都完成的很出彩。2009年,惠英红凭借《心魔》第二次拿下了金像奖最佳女主角,这一年她49岁。

另一个阿姨级的演员金燕玲也是有很多故事和标签的人,4月9号她的获奖感言是:「金燕玲唔系边个,因为佢系佢自己。」(金燕玲不是别的谁,因为她就是她自己。)金燕玲说,是人生的起伏,教会了自己演戏。这次的《一念无明》里,金燕玲演了一个常年病痛缠身的母亲,她恨老公一走了之,恨最爱的小儿子远走他乡,于是渐渐患上躁郁症,与余文乐饰演的大儿子相依为命,是个全身都是负能量的角色。虽然她拿的奖大多是女配的角色,但是现在已经毫不介意,接受采访的时候她说,“以前会想,是不是自己运气不如别人好?没有人找我做女主角?现在已经不会可以去想了,关键是我自己是不是开心。”

纵观这一届的金像奖的获奖名单,《树大招风》《一念无明》等新面孔的出现,为香港电影注入了新鲜的血液。一种说法是,从回光返照的《无间道》到《寒战》,香港电影人用了10年的时间探索电影应该怎样找回快感,而又过了四年,作为银河映像20周年的献礼作品,《树大招风》呈现在了世人面前。这些年轻导演出现的新作品,让人满心展望的或许正是一个关于香港电影的新未来。


《人民的名义》这部反腐好剧你不能错过。


好姑娘光芒万丈
世界很大,幸好有你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让所有人心动的故事
摆渡人
分享到:
(微信分享仅支持安卓手机的UC、QQ浏览器)

还没有评论,快来评论吧!
回到顶部

你所在位置:首页->阅读

[炫彩版-触屏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