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阅·周刊>详情
阅·周刊78

一年一度双十一又来了,妹纸们的购物车还塞得下吗?汉子们是不是在考虑当天拔网线呢?!话说,人生苦短,须及时行乐,买买买也不是什么错事,只要不是...买不起就好!


买买买不仅仅是现代人的狂热消遣,古代也是比较爱好这一活动的,如清明上河图就能看到坊市的热闹,花木兰诗的“东市买骏马,西市买辔头”都让我们窥见了古代集市的繁荣和喧嚣。

生活在以往年代的人,倘若要购物,自然没有如今方便的网络电商和物流,在农业经济仍然占据主流的传统社会,诸如驿站,官道大都被官府所垄断,运输物流上陆运和漕运成本也不低,还有水帮路匪出没,着实凶险。

购物剁手,大部分只能限于本地商品或者是在农村或城市小街僻巷流动贩卖日用杂货的小商贩,这类商贩以个人为单位,以挑担为陈列,穿街走巷,不仅仅贩卖各种小物件,也收购乡土特产和刺绣女红。

不少的话本小说,元曲杂剧,风俗画作中都出现了货郎的描写。虽然货郎的形象大多都是和命案,桃色,妖怪的故事扯不开关系,也足以见货郎在日常生活中的普及程度。相当于现在的外卖小哥了,不过不能预订商品,只能望眼欲穿等。

可别小瞧这些个体户货郎的货担,就正如义乌小商品市场一般,虽都是些价格廉宜的物品,但都是生活必需品。“我待绣几朵花儿,可没针使,急切里等不得货郎担儿来买。”——元.王晔 《桃花女》。

不少的名商大户就是从小小的杂货担而起家,例如徽商(不是微商哦),便是为了满足古人买买买的购物而起家兴旺的货郎。《徽州府志》载:“徽州保界山谷,山地依原麓,田瘠确,所产至薄,大都一岁所入,不能支什一。小民多执技艺,或贩负就食他郡者,常十九。”

徽商从最开始的小商品起家,到后来运营出较为著名的品牌,如歙砚、徽墨、澄心堂纸、汪伯立笔,最后更掌握了盐,茶,木等国计民生的商品专卖之权。从小贩到巨贾,其传奇程度也不输给如今的某宝电商了。


除了被动的等待商贩上门推销服务,古代人购物剁手,还有主动的前往市场赶集,如今现代不少的村镇中,也仍然保留的赶集,趁墟的习俗,也正是反映了人们在历史发展中永恒的买买买之冲动。

说起来,现代社会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