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古代言情>详情>图书阅读页

第一章

赵凤坐在木栅栏围城的小院中,手里的粗布衣裳在搓衣板上用力的揉了几下,听着隔壁又传来男子呜呜的哭声,只气的把湿衣服往木盆里头一扔,嘴里没好气道:“哭哭哭,整天就知道哭,一个大男人怎么就这怂样。”

话才说完,从隔壁的院子里走出来一个六十岁开外的婆子,是赵村老李家的婆子,这村里头最热心的人。只见她一边走一边回头望那房里看了一眼,开口道:“二狗他娘,你别着急,我再去把郎中请来,给如月再瞧一瞧,这孩子还小,若是能留住一条命也是好的。”

赵凤这时候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出来,隔壁人家很惨是不错,可她现在顾不得同情别人,得先同情同情自己。说起来也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别人穿越不是当公主小姐,贵女嫡妻的,偏她穿越到了这样一个鸟不拉屎的村子里来,家徒四壁也就算了,这原身的死因,也恨不得让她买一块豆腐一头撞死。不过眼下就这家里的光景,只怕多余买豆腐的铜板也没有呢!

原来这原身名叫赵彩凤,和隔壁村的林家一小就结了娃娃亲,只等着成年了把事情办一办,也就完事儿了。可谁知道那短命鬼竟然活到了十六岁就开始病了起来,林家眼见着儿子活不成了,就急忙连蒙带拐的撺掇着赵家把婚事给办了,正好可以冲一冲,二十两银子的聘礼也送了,可谁知道轿子

抬到半路上的时候,林家那小子就咽气了。这赵彩凤年轻轻的闺女,还没过门就守了望门寡,这在当地可是极不吉利的事情,所以退亲的轿子还没抬到家门口呢,她一个想不开,投河死了。

她死了原也不打紧,可作为二十一世纪高知青年的赵凤却莫名其妙的来了。赵凤认命的揉了揉手中拿几件快要被她搓破的粗布衣服,抬头的时候还像往常一样反射性的想要抬一抬眼镜,忽然就想起自己这会儿已经不是赵凤了,而是叫赵彩凤了。赵彩凤年方十五,豆蔻年华,从来没经历过高考的压榨,目测视力能达到1.5……

赵凤叹了一口气,从今以后,她就是这守了望门寡的赵彩凤了。

院子里没有井,所以的衣服都要到院外半里地之外的河边上过干净,但是之前赵彩凤投的就是那条河,所以赵彩凤的母亲,守寡的杨氏不敢再让赵彩凤一个人过去,生怕她一个想不开,又直接奔河里去了。

这时候李阿婆已经到了赵家门口,看见赵彩凤在门口洗衣服,就上前打起了招呼,自从赵彩凤被人从河里救起来之后,在家里病了一场,又鲜少出门,所以李阿婆瞧见她的时候,还带着几分小心翼翼,深怕触到了赵彩凤的伤心事,弄的大家伙心里不痛快。

“彩凤,身子可好了?弟妹们都在家不?你娘在家不?”

新的赵彩凤对这赵家村的人实在不算熟悉

,但按照她观念里的想法,这些个古代的农民,应该都比较淳朴才对,所以见她来搭讪,也没有露冷脸,只是不咸不淡的回道:“弟妹们都在家呢,我娘下地去了。”

这赵家村最大的地主是赵地主家,但是赵地主迷上了大烟,这天地卖的卖,租的租,李阿婆的儿子是个能干的,如今她们家也成了赵家村的富户了,李阿婆说起话,腰杆挺得笔直,一张长着皱纹的圆脸看上去倒也和蔼可亲,就是那双小眼睛一个劲儿的在赵彩凤的脸上瞄来瞄去的。

不得不说,赵彩凤可是这赵家村的美人啊,比起前些年赵老地主从牛家庄娶回来的方巧儿也差不了多少。要不是赵彩凤那时候年纪小,没准还真能给赵老地主给惦记上。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漂亮姑娘,有几个命不硬的,那个方姨娘也不过就嫁过来小半年,赵老爷就蹬腿了。如今赵彩凤也是个苦命的,好端端的弄出来一个望门寡来。

李阿婆看着赵彩凤的眼神就带着几分同情,又往她们家门口走了几步,这时候隔壁宋家的许氏从屋里头走出来,瞧见李阿婆还没走远呢,只急忙从木栅栏里走了出来,上前喊住了李阿婆道:“李奶奶,我想着,这大夫不如还是不请了,我们家也剩不下几个银子了,这钱要是都花在了治病上头,万一孩子去了,连一身体面的衣裳都没有,我如何对得起她死去的

父母。”

许氏说着,只又哭了起来,瞧见赵彩凤在院子里坐着呢,才稍稍收敛了一点,从袖中拿了一个荷包出来,递给李阿婆道:“李奶奶,这里还有几两碎银子,麻烦你家全大兄弟去城里,买一口薄皮棺材回来,剩下的,给孩子做一身体面衣裳吧。”

李阿婆听许氏这么说,也只点头应了,不免眼眶又红了几分起来,待正要走的时候,忽然一个年轻男子从那破茅草屋里头给冲了出来,只几步上前,拦住了李阿婆道:“如月还没死呢,娘你不能这么做,李大叔说了,明儿他会去京城走一遭,去请了宝善堂的大夫来给如月瞧病,如月的病一定能治好的!”

“你别傻了,请宝善堂的大夫,你知道得花多少钱吗?你爹留下的那些钱是给你考科举用的,要是全搭在这上头了,我们这家子怎么过?我们大人饿肚子也就算了,你忍心让宝哥儿挨饿吗?”

这一席话说的那人半点反驳的言语也崩不出来,赵彩凤朝着那人的跟前看了一眼,顿时就忍不住要笑出来,只见那男子虽然长得瘦瘦高高的,但是脸上还带着几分稚气,形容样貌看起来绝对不会超过二十,不过就是一个高中生模样的男孩子,偏生那话说的这般义正言辞,真是瞧着极不和谐的很。

那人迟疑了片刻,咬了咬牙道:“钱没了,可以再赚回来,可是人没了,宝哥儿就没有娘了。

”这话才说完,那人的眼眶就哗啦啦的落下了泪来,赵彩凤一听这呜咽声,就知道刚刚在那屋里传出来的哭声都是拜他所赐的了。不过也是,不过就是个高中生,这就要死了老婆,哪里有不心疼的道理。

李阿婆听了这话就有些为难了,只扭头看了一眼许氏,开口道:“二狗的话也有几分道理,但是看那孩子的情形,终究是不好了,只怕也是熬不过这一关的,不如这样,这些棺材寿衣,我先备着,省得孩子一闭眼,什么都没有,倒是让人心疼。至于你说的宝善堂的大夫吗?我家全哥儿明儿倒确实要去一趟京城里头,虽说隔壁村刘家的闺女如今是宝善堂的大少奶奶,可跟我们赵家村还差远了,能不能请来,也不知道,倒是去试一试,若是大夫肯来,那就把大夫带回来,咱们再让大夫瞧一瞧,毕竟姑娘还年轻呢!”

赵彩凤这会儿听得倒是有些不明白了,哪里有喊生过孩子的女人还叫姑娘的,不过她这几天光顾着郁闷自己的事情了,也没来得及管别人家的闲事,自然是不知道的。

原来这宋二狗口中的如月并非是他的媳妇,而是许氏娘家的侄女,前年因为许家欠下了地主家的租子,所以这如月被邻村的地主给看上了,抢回家给儿子当了半年的小老婆,他那地主儿子可是有原配夫人在的,这不去年发山洪的时候,地主和地主儿子都

给山洪冲走了,这丧事还没办完呢,原配夫人就把许如月给赶了出来,偏生她的爹娘也在山洪中横死了,所以许如月走投无路,就来投奔了自己的亲姑姑许氏。

所以,她们口中的宝哥儿,其实并不是这宋二狗的儿子,这许如月也不是宋二狗的媳妇,偏生宋二狗倒是一个多情之人,小时候又和这如月青梅竹马的,所以一直想着娶她进门,奈何许如月还守着父母的孝,三年之内不能改嫁,所以这成亲的事情就这样耽误了下来,可谁知道这一耽误,倒是又要耽误出一条性命出来了。

许如月生下了宝哥儿之后,身子骨就一直不好,病病歪歪下不了地,前不久村里头农忙,这宋二狗又是个书生,手无缚鸡之力,她勉强起来每日烧茶煮饭,又要照顾自己的孩子,不过一月劳碌下来,这病就又重了几分。

赵彩凤听杨氏说了那隔壁宋家的事情,倒是也忍不住对他们家多了几分同情,杨氏瞧见这几日从来不过问别人家事情的闺女忽然问起了这个事情,心里头也是一阵高兴,只劝慰道:“彩凤,我前几日听说有个跟你一样守了望门寡的姑娘,最后还嫁到了大户人家当少奶奶呢,彩凤,你又生得不丑,年纪也不大,千万别想不开,这活着以后才能有好日过啊”

赵彩凤瞧了一眼杨氏,不过三十五六的模样,眼角却早已经有了几道深深的皱纹,她

没穿越前过了年也就三十了呢,怎么那时候还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小孩子模样……

杨氏给赵彩凤又添了一碗粥,拿筷子夹了一块酱菜在她的碗上,看了一眼坐在一旁一个大儿子一个小儿子,并远处在地上草席上爬来爬去的小女儿,开口道:“你们大姐姐这几天病着,要多吃一些的。”

赵彩凤想了想,拿起粥碗,将里面能数得出米粒的粥分到两个弟弟的碗里头。

其实在经历了几天这样的事情之后,赵彩凤发现,前世她的减肥理念完全是错的,什么运动啊、代餐啊、郑多燕啊,哪里有比直接饿肚子更管用的减肥方法?虽然这个身子已经瘦得剩不下几两肉了,可看着下头的弟妹们,她实在张不开口,就算张开了口,也咽不下去呢!

前年的山洪死了不少人,其中就包括赵家当家赵老大,原本这赵家还有一个老爷爷的,听说儿子死了,一口气没上来,也跟着去了。那时候杨氏还不知道自己还怀着小的,等把男人和公公的丧事给办了,才知道自己的肚子里还留着一个呢!原本这次赵彩凤嫁人,村里头就有人说呢,父亲死了是要守孝三年的,可如今刚过两年赵彩凤就要出嫁,怪不得她男人死在她出嫁的半路上呢,一定是赵老大觉得女婿不孝顺,所以干脆把他给弄去了亲自在身边调教去了。

杨氏对这说法将信将疑的,去佛堂里烧了几次高

香,如今见赵彩凤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也放下了心来。正这时候,就听见有人在外头喊着杨氏。赵彩凤一听这声音有几分耳熟,应该是隔壁许氏的声音,杨氏在田里累了一天,这会儿正迈不动腿呢,赵彩凤便先迎了出去。

下一章
<<返回 |目录|评论
回到顶部

你所在位置:首页->阅读

[炫彩版-触屏版]
已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