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仙侠>详情>图书阅读页

第一章 遗忘之森

遗忘之森,也称为莽荒之森,这里也是天地初开之时形成的原始森林之一,数万年来,这里孕育了无数的生灵,其中,莽荒古兽最为凶残。

相传莽荒古兽是天地初开之时,自混沌诞生的上古生灵,他们拥有强健的体魄,惊人的力量及与生俱来的神通。

站在莽荒森林食物链的最顶端,他们各自霸占着一方圣土。

然而,就在这妖兽丛生,人迹罕至的森林深处,却存在着两个人类族群,他们分别是荒族和莽族。

这两个族群之所以能在这里生存,是因为他们的祖先在这里布置了一个庞然大阵,除了他们的族人,其他一切生灵都无法进入其中,这里也被称为遗忘之地。

这两个族群一水邻邦,却又纷争不断,其主要原因是由资源分配造成的,他们从最初的和睦相处,到后来的摩擦不断直至仇视,最终划地而居,常年拼杀再加上猎杀妖兽造成的牺牲,两个族群的人数一直不断减少,截至目前,各部族人仅剩数百人。

这一天,就在荒族之地的某个角落里,一位少年正在满头大汗的搬运着磨盘大的石头,而另外几个少年正在旁边玩耍嬉闹,只有一个小姑娘一直站在距离少年不远的地方。

“落希哥哥加油!落希哥哥加油!”

许久之后,少年终于搬完了所有的石头,这时,他才来到少女跟前,并用手指拨弄了一下少女凌乱

的发丝。

这位少年看上去大概十二、三岁,身材略显单薄,面目清秀,一头紫红色的卷发,额头之上有一个状如火苗的火红色胎记。

“你这个小丫头,不去跟他们一起玩耍,跑这里来干嘛?”

“我就要陪落希哥哥!爷爷坏死了,老是处罚落希哥哥。”

原来这位少年是荒族的族长十三年前从莽荒森林捡回来的。

据说,当时天降神火,将莽荒森林某处山头烧成了一片荒芜,幸亏那里是一片独立地带,周围环绕着湖水,否则,整个莽荒森林都不会幸免。

而落希正是天火降临之时,老族长等人前去查探时在森林里捡到的一个婴孩,婴孩身上除了一块一面刻有一个“炎”字,另一面刻有“落希”的玉佩之外,别无他物。

至此以后,落希便一直生活在荒族,并且从三岁开始,便一直承受着老族长惨无人道的训练,白天从事各种苦力锻炼,晚上还得泡在药缸里。

据老族长透露,这是荒族自古以来最有效的锻体方法,无论是荒族还是莽族,这里的人都注重锻体,再加上每天都以妖兽为食,本身都含有庞大的灵力,所以这两个种族的人类体质都比较强悍,更有甚者,堪比莽荒古兽。

这两个种族流传下来的锻体方法,包括炼体、淬骨、换血三个阶段,炼体是通过一系列的药物以及大量运动将杂质排出体外的一个过程,这

个过程相对来说比较漫长,通常都是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并持续数年。

当炼体达到一定程度,便会进入下一个阶段,即淬骨,淬骨相对来说比较残忍,就是利用外力将骨头敲碎,同时再配以相应的药物让其复原的过程,虽然这种古老的锻体方式比较野蛮,但效果非常明显。

而换血相比前两种方法来说,就简单多了,无论是荒族还是莽族,都建造有一个血池,这个血池里收集了数种莽荒古兽的鲜血,锻体者只需进入其中,并将血池里的鲜血慢慢吸收到体内,再将自身的血液同化掉。

对于族内的所有少年,凡是经历过淬骨的,到了十五岁便会统一进入血池进行换血,这期间都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的缓冲期。

然而,落希却没有这样的待遇,不但没有缓冲期,而且每天都会有艰巨的任务,拿老族长的话来说,就是体质太差。

即使如此,这个少年从来没有任何怨言,始终如一日的坚持完成所有老族长布置的任务。

由于落希是老族长捡来的,这里的许多同龄小孩都称其为野孩子,在这里,除了小蛮之外,落希再也没有任何朋友,除了修炼,他经常会坐在距离村口不远的一块大石头上面发呆。

小蛮便是老族长的孙女,她的父母亲在她两岁的时候,外出狩猎,就再也没有回来。

据老族长透露,荒族和莽族原本属于同一

个祖先,他们历代生存的这个地方也称为遗忘之地,而他们则被称为被遗忘的种族,这里的人们都没有姓氏,只有名字。

日子一天天过去,冬天很快便到来了,整个世界被一片茫茫的白雪覆盖,像往年一样,随着第一场雪的到来,这里的大人们便要开始一次漫长的狩猎,目的是积攒过冬的食物,一般情况除了老人和孩子们,其余的人全部要参加。

每年的狩猎对于这里的人们来说却是无比沉重的事,因为每年都会伴随着族人的牺牲。

“孩子们,无论发生什么事,千万不要离开村子。”

“大牛,我们走后,你就是年龄最大的一个,你一定要照顾好爷爷奶奶,弟弟妹妹们!”

“记得每天都要坚持锻炼,千万不要偷懒。”

……

狩猎的队伍马上就要出发了,临行之前,老族长把落希单独叫进了房间。

“落希呀,你也长大了,有些事情也应该让你知道了,你可知我为什么对你要求那么严吗?”

听到老族长的问话,落希摇了摇头。

“在很久以前,我们的祖先是强大的修仙者,他们拥有高贵的血统,拥有尊贵的姓氏,曾统御中央大陆数万载。

然而,就在一万年前,整个大陆爆发了空前绝后的万族大战,这场战争持续了数百年,从而导致中央大陆崩塌成了无数个疆域,各大残余势力划地而居,后世称之为万域。

而在这一战中,损失最大的则是我们的祖先,由于万族联盟的逼迫,先祖们不得不放弃生活已久的祖地,举族搬迁,并且立下血誓,永不返回,只留下一部分老弱病残留守祖地,不但废除姓氏,而且还将血脉封印。不过临走之际,先祖曾留下预言。”说到此处,老族长停顿了片刻。

“这个预言就是,总有一天,会有一个带有家族印记的少年降临,并将带领族人走向曾经的辉煌。为了这个预言,族人们整整等待了一万年,由于封印的缘故,族人们一代不如一代,再加上莽荒两派的分离,眼看就要面临着灭族的灾难。好在天无绝人之路,终于在十三年前,你的降临,再一次给族人带来了希望。”

“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来到这里的,但是你的出现却证实了那个古老的预言。你戴的这个玉佩是关系你生世的唯一证据,你头上的火苗状印记正是家族纯正血脉的象征,我们的家族叫做炎族,从今以后,你的名字就叫炎落希。”

“本来这些事我想等到你十五岁成年时再告诉的,但是最近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也许此次狩猎并不会顺利,如果这一次我没有回来,你一定要想办法前往莽族,在莽族地界有一个禁地,那是我们的祖祠,那个地方,只有炎族纯正血脉之人才能进入,那里一定有先祖留下的东西,你一定要想办法拿到。”

听完老族长的诉说,炎落希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同时又有好多疑问随之而来。

然而,老族长能告知的也只有这些了,他默默记住了老族长说的一切,并在心里暗暗发誓,有朝一日,他一定要带族人们走出这片森林。

狩猎的队伍出发了,老族长也走了,看着雪地上那一串长长的脚印,炎落希攥紧了拳头。

时间缓缓流逝,转眼间距离狩猎队伍出发已经一月有余了,这段时间,炎落希明显比以前拼命多了,搬石头的次数也比原来增加了一倍。

除此之外,他每天都要找其余的小伙伴对练,自从大人们离开以后,这些小孩子不但没有偷懒,而且都比以前更刻苦了,他们也乐于跟炎落希对练,但是每次都会被揍得鼻青眼肿,为此炎落希也成了孩子们口中的怪物。

“落希哥哥,别练了,来喝点果浆吧!”炎落希正在锻炼,看到小蛮到来,便停了下来。

“落希哥哥,都这么多天了,爷爷他们怎么还不回来?”

“放心吧!族长爷爷他们很厉害,外面的那些妖兽肯定不是他们的对手。”听到小蛮的担心,炎落希安慰道。

“我们的食物不多了,大牛哥哥他们去河边捉鱼了,要不我们也去帮忙吧!”

“好吧!”说罢,炎落希便拉着小蛮,一起朝河边跑去。

很快二人便来到了河边,这条河叫做莽荒河,是遗忘之地唯一的一

条河流,被两个部落共享着,虽然两个部落经常有冲突,但是对于这条河流,却从来没有破坏过,河流并不是很宽,隔着河流,可以清楚地看到对面的景色。

除了这条河流,遗忘之地还有一处水源,被称为太阳神井,长期饮用神井之水,便有洗精伐髓之效。

一百年前,由于族人的锐减,两族决定休战,并商定每隔十年,两族后辈之间进行一次比拼,赢得一方将会有十年太阳神井的使用权,但是连续三十年荒族都以失败告终。

下一章
<<返回 |目录|评论
回到顶部

你所在位置:首页->阅读

[炫彩版-触屏版]
已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