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玄幻>详情>图书阅读页

第一章 丹田被废

“嘶……”

刚刚起身,陈玄腹部就传来了一阵剧痛,令他龇牙咧嘴,倒抽凉气。

“我这是在哪?身子怎么这么虚弱!我不应该是在……”

一连串的问题涌上陈玄的脑海,猛然间他似乎想到了什么,顾不得腹部的剧痛,刷的一下掀开被子。

被子之下,有着为干的血迹,腹部之上更是裹着厚厚的纱布,触目惊心。

见此,陈玄的心狠狠揪了一下。

丹田!

他的丹田被毁了!

陈玄,乌山城陈家家主养子,同时也是个乌山城出了名的少年俊才,年仅十六岁就已经达到了驭灵七重,能够驾驭七牛之力,同时在陈家本家拳龙虎拳的造诣也非一般陈家子弟可比拟,放眼整个乌山城,也算凤毛麟角的存在。

然而,现在,却废了。

“宋家,宋英落!”

坐在床上,陈玄目光中满是怒火。

几日之前,陈玄亲自带着一席厚礼,更是带上从城主府借来的茯苓丹,前往宋家提亲。

两家结姻,本来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但是等陈玄到了宋家之后,宋家却变卦了。

这原因很简单,皇城李家向宋家提亲了。

其实也不算提亲,只是李家次子李威,途径此地,无意看到宋英落,被她美貌迷住,便许诺下婚约。

李威虽然算是纨绔子弟,可却天赋异禀,又有无数资源堆砌,修为甚高。

他本人向来嚣张跋扈,见陈家如此隆重提亲,当即打砸一番,让陈家人滚。

陈家人自

然不忿,可奈何人家皇城背景太深,李威又带着元府境的可怕护卫,没人敢惹。只能咽下这口气。

本来此事已经屈辱结束。

可宋英落担心陈玄报复,竟怂恿陈威干脆杀死陈玄。

还说陈玄傲骨太甚,天赋又好,留着便是隐患。

陈威向来嚣张,不惧所谓的报复。没杀陈玄,反而将陈玄丹田震碎。

还居高临下的对他说:“你不是天赋很高吗?我等你来报复。”

至此,这位陈家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彻底陨落。

那枚珍贵无比的茯苓丹,陈家也没有讨要回来!

想到此处,陈玄攥着拳,至今他都记得那张狞笑的脸,心中更是无比愤慨!

“皇城!李威!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把你踩在脚下。

“宋英落,终有一天,我也会亲手杀了你。”

陈玄咬牙切齿,拳头死死握着,甚至顾不得腹部的剧痛。

而正在这时。咯吱一声,房门开了。

“哥,你醒了?”

紧接着,门口处传来了一声惊喜的女声,清脆好听。

闻声,陈玄脸色瞬间缓和下来,眼中的凶光也消散了几分。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陈玄最疼爱的妹妹,陈曦。

“曦曦……你来了!”

看着眼前一袭绿衫的妙龄少女,陈玄嘴角不自觉泛起一丝温暖,眼前的这个小姑娘可是他心中最柔软的部分。

“哥,你终于醒了!可吓死我了,你都昏迷了快两天了,要不是李大夫说你没事,我和父亲都不知道怎么办才

好!”

陈曦庆幸的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开口道:

“哥,你饿了吧!我去作糖水莲子羹,你不是平时最爱吃吗?”

说着,陈曦就要去厨房,却被陈玄拦下了。

“不用去了,我不饿。父亲呢?他没事吧?”

陈玄问道。

现在最难作的就是他的父亲。

自己被废不说,婚事泡汤,茯苓丹还无法要回。来自城主府和长老们的压力,可想而知。

内忧外患,就算是铁人也有扛不住的时候。

“父亲…他没什么事的。”

陈曦微微叹气,俏脸一黯。眼神更是不由自主的看向陈玄的腹部看了一眼。

见此,陈玄也是叹了口气。

一切根源全都是自己的丹田。

若自己还是那个乌山城的天才少年,父亲又怎么会有半点难作?不要说长老们,就是城主府也不会多作追究。

“曦曦,放心,这笔账总有一天哥哥会亲手收回来的!”

陈玄拳头紧握,眼中重新又泛起了凶光。

见此,陈曦却是一阵心疼,正要说话,门口传来了一阵吵闹之声。

“我心意已决,多说无益。”

“家主三思呀!为了一个小小的陈玄怎么能打扰上面大人物呢?万一惹恼了他们那…”

“是啊!况且陈玄伤势严重,估计是连那些大人物都不一定能治好啊!”

闻此,陈玄兄妹皆是一愣。

“是父亲?”

“曦曦,扶我出去吧!”

话音落下,陈玄就准备起身,陈曦知道哥哥的脾气,也不敢怠慢,伸手扶

起他。

不过小妮子怕起冲突,终究是没开门,只是让哥哥在门缝中瞧。

门外,陈玄的养父陈战,一身猩红大袍立于中央,一手持剑,眉宇带怒,颇具威严。

周围长老摇头叹气,脸色都极为阴沉。

“家主,这件事情我们还是再商量商量吧!陈玄现在已经废了。我觉得没有必要再为他大费干戈了。

而且,现在出了这件事,我们陈家如今的处境也是有些难堪,陈玄的事还是先放放吧!”

“二长老说的在理。我说句不好听的,陈玄名义上虽然是家主之子,但是他本人和咱们陈家其实没有一点血缘关系,咱们陈家实在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外人牺牲这么多!”

随着几位长老的发言,其他长老纷纷开口附议。

都觉得陈玄已经废了,陈家没必要再为一个废人浪费精力了,而且现在弄丢了茯苓丹,陈家如今还得向城主府交代。

听着周围长老杂七杂八的议论声,陈战的脸色越发的阴沉了,接着他瞟了一眼在一边始终没有说话的大长老。

“大长老,你说此事如何?”

闻声,大长老面色微微一变,上前一步,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缓缓开了口。

“家主既然让老朽开口,那老头子也就说两句。

先摆个立场,我同意诸位长老的意见。一来陈玄不是我们陈家的人,二来陈玄的丹田已经废了,说句难听的话,我们陈家将他抚养成人,日后只要给口吃的就已

经算好的了,当务之急是城主那边……”

闻言,陈战脸色一寒,冷哼道:“大长老,我记得不错的话,宋家婚约,是你一力促成的吧?茯苓丹也是你力主要借的吧?”

“这个,呵呵,当时…确实是…”大长老尴尬笑着,吞吞吐吐。

陈战语调阴沉,道:“当时婚约,也是你带人去的吧?若不是你贪生怕死,眼睁睁看着玄儿被废,至于成今日这般死局?”

当日,虽有元府境高手,可若是大长老拼死抵抗,陈玄也不至于被废。

说句难听的,今天的死局,就是大长老贪生怕死造成的。

不仅如此,长老们反对惊动陈家的大靠山,也是大长老暗中授意。

所以,陈战才故意问他。

“当日确实是元府高手…”

“行了,闭嘴!”

陈战运转灵力,猛然叱喝,震的四周落叶纷纷。

顿时四下一片寂静,众位长老各自看了一眼,目光都落在了大长老的身上。

“家主,此事……”大长老还要再狡辩。

陈战二话不说,一剑挥斩,凌厉气势一展无疑。

“玄儿一事,我已经有了决断。诸位若是再敢妄言,那就休怪我陈战无情!”

言罢,陈战手臂一震,剑断两截,掷地有声。

再敢反对者,犹如此剑!

下一章
<<返回 |目录|评论
回到顶部

你所在位置:首页->阅读

[炫彩版-触屏版]
已加入书架